球球大作战图片|球球大作战攻略软件|
热门标签代写?#31350;?#35770;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 社会哲学论文 > 社会情境网络中的人工物探析

社会情境网络中的人工物探析

时间:2019-04-17 10:18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社会情境网络中的人工物探析的文章,人工物被认为是技术哲学、工程哲学和产业哲学的研究基石。孙慕天在为ゞ人工物引论〃的序中将之视为^技术哲学、技术社会学、产业社会学、生产力经济学等学科的逻辑细胞 ̄。

  摘    要 技术哲学的荷兰学派关于人工物的结构与功能说中遇到了难以回避“逻辑鸿沟”问题, 因而转向人工物的“?#23548;?伦理”研究。由此涉及人工物具有高度的社会情境依赖性, 这是由于人工物社会性地存在和生成于社会情境网络之中, 并主要表现为设计与使用、生产与扩散四种具体的社会情境, 进而呈现出“人工物-人-社会情境”共生演化的生态关系。

  关键词 人工物; 社会性存在; 社会性生成; 社会情境; 共生演化;

  Abstract The Netherlands' School of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encounters the problem of “logical gap”in its theory of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artifacts, so it turns to the study of “practice-ethics”of artifacts. As a result, artifacts are highly dependent on social situation, which is due to their socio-existence and generation in the social situation network, mainly manifested in the design and use, production and diffusion of four specific social situations, thus showing the symbiotic and evolutionary ecological relationship of “artifacts-human-social situation”.

  Keyword artifacts; socio-existence; socio-generating; social situations; symbiotic evolution;

  人工物被认为是技术哲学、工程哲学和产业哲学的研究基石。孙慕天在为ゞ人工物引论〃的序中将之视为“技术哲学、技术社会学、产业社会学、生产力经济学等学科的逻辑细胞”[1]。?#20848;?#20043;交, 技术哲学的荷兰学派关于人工物的结构-功能双重属性的研究, 逐步转向对人工物社会情境问题的考量。为何人工物具有高度的社会情境依赖性, 其社会情境的主要表现如何, 人工物与社会情境的相互作用会导致何种后果, 这些问题依然值得追问。

  一、人工物研究为何需要进入社会情境视野

  ?#20848;?#20043;交, 克罗斯和梅耶斯提出技术人工物的双重属性即结构-功能的关系研究, 引起国际技术哲学界的高度关注和研究热情, 并成立“技术人工物的双重属性”国际研究项目组, 于2006年3月在ゞ科学哲学和科学史〃 (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A辑) 发表了“技术人工物的双重属性”研究专辑。

社会情境网络中的人工物探析

  荷兰学派认为, 一个完整的技术人工物描述, 一方面要说明其用处、用途和作用等功能属性, 表现为使用者主体的目的性和意向性;另一方面要说明其几何、物理和化学性质等结构属性, 表现为特定的物质结构, 是自然物质性和规律性[2]。然而, 人工物的结构与功能之间存在着一个逻辑鸿沟 (Logical Cap) , 即不能相互演绎推理得出, 二者之间没有逻辑上的一一对应关系[3]。主要表现为功能方面的知识无法还原为结构方面的知识, 结构方面的知识也不能准确地推出功能方面的知识[4]。这是一种灵活性而不是必然性的关系, 被称作为本体论逻辑方面的难问题 (Hard Problem) [5]。

  这一难问题的矛盾来源在于对人工物结构-功能关系所秉持的线性的、静态的、封闭的理解方式。人工物的结构具有相对的稳定性, 但是其功能却具有相对的灵活性、开放性, 其功能的彰显要求特定的社会情境作为依据。人类社会?#23548;?#27963;动对人工物的功能使用产生动态影响。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中, 人工物的功能有所不同甚至发生较大差异。人工物的“逻辑鸿沟”需要一个指向人类社会的更加广泛的情境, 才能够在功能性知识描述与结构性知识描述的鸿沟之间搭建起一个工程?#23548;?#24615;的联结桥梁[6]。

  “情境”一词来源于希腊文“contextre”, 后来在英文中演变为“context”, 原意为“交织在一起”。在不同的学科中意义各有所侧重, 就其共同点来说, 情境都意味着指向一个共同意义所联系的各种主客观因素, 既关涉行为主体和对象也关涉其所在的环境, 既是开放又是封闭的一个相对性的场域。情境只能在行动者及其活动的场域中表现出来, 是一种即时性的关系实在范畴[7]。“社会情境” (social context) 相对于情境概念更偏向于语言、知识、心理、情感、文化、习俗、政治、经济等与人类整体相关的环境因素。它是一种与人类?#23548;?#27963;动密切关联的微观的社会结构。

  人工物的研究有必要引入“情境”视角。社会情境便成为理解人工物内涵的新进路。事实上, 随后学术界逐渐从人工物自身的内在逻辑转向人工物“?#23548;?伦理”的具体社会情境[8]。荷兰学派新出版了ゞ研究?#23548;?#20013;的社会责任〃[9]以及ゞ技术人工物的?#36182;?#22320;位〃[8]。

  人工物无法脱离其社会情境而存在, 所有人工物必定处于一定的社会情境之中, 其所处的特定社会情境赋予人工物特定的社会含义和价值。人工物只?#24615;?ldquo;再情境化”的过程中不断融入新的社会情境, 通过?#20013;?#24615;的社会化过程?#19994;?#33258;己所处社会情境中的位置。新的人工物在?#35270;?#21508;种地方情境, 并最终获得认可才能成功地融入特定的社会之中[10]。人工物的创新?#23548;?#26159;一个从微观层的小生境 (Niche) 到中观层的社会-技术域 (Socio-technical Regime) , 再到宏观层的场景 (Landscape) 的社会化过程[11]。小生境内的新人工物经过不?#31995;?#23398;习和拓展社会网络, 提高其社会情境的?#35270;?#24615;, 获得社会认可和接受之后才是创新成功。人工物的产生与发展是通过与社会情境不断融合的过程, 并将其结构、功能、信息和价?#21040;?#34892;有效建构和表达。人工物以其设计、生产、扩散和使用等不同的社会情境中的角色, 在系统性的社会情境之中承担其重要功能[12]。

  人工物作为一个开放系统, 它存在和生成于社会情境之中, 那?#27492;?#30340;结构-功能关系不再是线性、静态和封闭的, 而是非线性、动态和开放地变化于具体的社会情境中, 其逻辑鸿沟的“难问题”便转换为人工物与各种不同社会情境的“融合问题”。

  二、人工物存在于社会情境网络中

  人工物从来不是单个割裂地显现在我们面前, 是与其所在的当时的社会情境一起来与我们对话。人工物与特定的社会情境是一种依存关系, 人工物被限制在特定的社会情境之中, 社会情境赋予人工物之存在场所和社会意义。处于社会情境网络中的人工物, 表现为对相关利益主体、交互方式、社会结构、社会组织、社会秩序、?#23548;?#34892;为、社会价值规范等特定情境因素的高度依赖性。因此, 人工物总将自己置身于一定的社会情境网络中, 并从情境网络中寻求和定义自身的社会价值。

  人工物通过四种主要的情境转换与联结的价值流动方式存在于社会情境网络之中。人工物与自然物的重要区别就在于人工物具有人类意志和目的的导向性, 其存在的合法性和发展方向是以人类?#23548;?#27963;动为依据。人工物以其特定的价值?#38382;?#23384;在于社会情境之中, ?#30001;?#35745;情境和生产情境完成从理念到塑造成形, 再经过扩散情境转移至使用情境实现其价值和意义。这种不同社会情境之间的转换衔接实质上体现了人工物在设计者、生产者、推广者和使用者不同主体之间的流动。人工物将诸多信息和力量元素以一种隐性?#38382;?#20869;置其中, 当人工物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之间转移时, 设计者、生产者、扩散者和使用者均从自身的角度来审视和解读人工物的结构、功能、信息和价值。由于社会情境的转移和主体主观视角的变化, 不同主体之间所获得的信息不可能完全对等。所以, 人工物的结构、功能、信息与价值并非是绝对客观标准化的。人工物以其有限的?#38382;? ?#24615;?#30340;是没有绝对限制的非物质性内容。人工物与社会情境的紧密交融, 展?#22659;?#20154;工物通过社会情境才能得以流转的价值表达方式。

  人工物通过四种主要的社会情境的价值转化与联结组成一个有机的生态环境。人工物的设计情境内含很强的价值敏感设计问题, 负载包括设计者、使用者在内的多个群体的价值观?#26082;[13]。人工物的生产情境内含很强的价值增值问题, 既要尊重设计者的原意和使用者的接受潜力, 又要考虑生产成本与?#25214;?#30340;经济效益。人工物的扩散情境内含很强的价值认同问题, 是人工物价值流动最为复杂和繁琐的?#26041;? 推广者以其特有的话语赋权于人工物在社会价值规范体系中的合法性位置。人工物的使用情境内含很强的价?#21040;?#21463;问题, 使用情境最终回答了人工物的生命力和价值量到底有多大的问题。以上四种社会情境前后相继为一个完整的人工物之所在的社会情境网络。

  随着社会联系的深入发展, 社会情境网络以一种?#24230;?#20849;生的方式, 将更多相关利益行动者共同纳入包含创意设计、研究开发、加工制造、商业推广、文化时尚和民众消费与使用?#20154;?#26377;?#26041;據?#23588;其是民众力量的崛起?#27807;?#20154;工物的价值核心竞争力从原有的单个社会情境转向了整个人工物所处社会情境网络的创新生态系统[14]。因此, 人工物的社会存在基础越来越依赖于其所在的整个社会情境网络。

  人工物不仅将自身融入于各种不同的社会情境之中, 从中获得自身的社会性存在, 而?#19968;?#26159;随社会情境网络的整体变迁而不断社会性地生成演化。

  三、人工物生成于社会情境网络中

  人工物的社会性存在是社会性生成的结果。犹如生物物种生长在自然生态中, 人工物存在、演化和共生于社会情境网络之中。它们产生、也许会成熟和兴旺、也许变得稳定、也许会改变、也许衰落、也许经历偶然性意外的死亡, 它们都是物的某种变化状态和新物的生成, 即新的人工物的生成过程[15]。

  人工物不是孤立静止的机械性物体, 而是生长于社会情境网络中发生着?#30805;?#21464;化与进化的生命性个体, 由社会情境网络不?#31995;?#28436;化生成。人工物将来自于社会的力量、信息和?#26082;?#31561;社会情境因素凝聚和内化于自身的形成和生长过程中。因此, 社会情境塑造了人工物的品质和特征, 赋予其生命周期和生命意义。只有?#20999;?#21560;收、融合了社会情境的多种力量和因素, 以及更能?#35270;Α?#34701;入于社会情境之中去的人工物才能获得其生命活力。

  人工物的生命与自然物的生命有着本?#26159;?#21035;。自然物的生命周期是以其生物结构和?#38382;?#30340;周期性变化来标志;而人工物的生命周期虽然以其自身的结构?#38382;?#21464;化为基础, 但是主要以其所在社会情境中的地位、接纳、认同作为衡量标准。并且, 诸多社会信息和社会含义物化于人工物的具体结构?#38382;?#20013;, 并且随着社会情境的变化与转移而发生相应的改变。人工物的生命周期贯穿于设计情境、生产情境、扩散情境和使用情境的联结与转换中。每一次情境的转换都是人工物的结构、功能、信息和价值被一次新的解读或解蔽。高度的社会情境依赖性决定了人工物的生命周期在这样的一次次情境转换中得以完成。特定的社会情境塑造特定?#38382;?#21644;意义的人工物, 而人工物随着新的社会情境的转移而不断生成。

  人工物与社会情境的互动、社会情境之间的联结互动、人类主体与社会情境的互动, 形成“人工物-人-社会情境”共生进化的生态关系。人工物通过社会化寻找更能表达其价值意义和适合于生存发展的社会情境。人类主体往往以设计者、生产者、推广者和使用者等单个身份或者联合角色, 为获取人工物的最大化价值, 与特定的人工物结合于一定的社会情境之中。正是“人工物-人-社会情境”三者这样的互利共生关系不断上演着他们之间的相互建构活动, 总体上可以被描述为一个协同进化的完整的社会情境网络系?#22330;?/p>

  人工物正是通过价值流动和情境转移的方式存在和生成于社会情境网络之中。这样的社会情境网络主要表现为四种连续性的设计、生产、扩散和使用的在场性社会情境。

  四、人工物设计与使用的社会情境

  设计与使用的社会情境是人工物社会情境的两个内在相关的基本方面。结构描述指向设计情境, 功能描述指向使用情境。

  当设计与使用的社会情境从?#33267;?#36208;向统一, 实现交融的时候, 便是对人工物结构-功能关系的一种有效解决。借鉴吸收生态学中生境思想, 强调物种与生态环境的依赖关系。物种自身的大小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35270;?#33021;力才是物种生存和进化的关键标准。社会选择和适者生存是物种成长的基本特征。因此人工物的社会性存在和生成都离不开生态性的社会情境基础。人工物的功能是被限定在具体社会情境之中的功能, 而人工物的结构形成也是?#26377;?#30340;创新生境向更广域的市场生境社会化过程中逐渐?#35270;Α?#35843;整和变化的结果。从“人工物-人-社会情境”关系活动过程的系统角度, 来审视人工物的设计与使用活动, 就会发现人工物的双重属性其实是在人工物设计与使用过程的社会情境融合中体现出来。人工物通过设计者与使用者的理念沟通和价值共鸣来实现这两种情境在?#36136;?#30340;社会?#23548;?#32852;系中具体的融合。人工物的成长需要随社会情境的变化而变化。情境之间的融合关系形成人工物的成长轨迹。

  设计者与设计情境之间的强?#19968;?#21160;影响并决定着人工物的设计过程。人工物设计是要解决“做什么”“怎么做”“为谁做”的问题, 体现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 是实现自然物向人工物转变的首要?#26041;[16]。“怎么做”的问题需要考虑到客观自然因素, 同时“做什么”“怎么做”和“为谁做”问题更要求设计者理解人工物的功能意向具体是什么、理解人工物所蕴含的设计理念和所?#24615;?#30340;社会价值是什么。因此, 人工物的设计情境是一个多主体和多方向的反复博弈互动, 体现为一个动态的社会建构过程。设计者先发现人工物的社会需求和需要其解决的社会问题, 然后将这种功能性需求转换为一种人工物的具体结构。此设计过程中, 既离不开客观物质性规律, 更涉及社会关系中不同行动者的利益和价值观的碰撞与交融, 构成人工物设计的多重社会情境。因而人工物的设计需要设计者从技术可能性与社会可行性等众多设计情境因素之间实现有效平衡。

  ?#23548;?#19978;, 人工物设计必须在人类社会中?#19994;?#33258;己的归属, 通过赢得使用者的认可而获得创意设计的成功[17]。

  使用者与使用情境之间的强?#19968;?#21160;影响并决定着人工物的使用过程。人工物使用是人工物的功能在社会生活世界的情境化, 是功能在生活世界里的具体化、?#36136;?#21270;过程, 技术人工物使用需要融入使用者拥有着话语权的社会世界里去, 主要体现为知识的情境化、价值的情境化和伦理的情境化[18]。

  正是在使用的社会情境中, 人工物与人类主体发生了生动的、千?#23458;?#32533;的联系。使用者根据设计者的说明规范操作使用人工物时, 这就是人工物的预设性功能的使用;使用者根据自己的需要和理解来操作使用人工物时, 就是人工物的创造性功能的使用;使用者在使用人工物的过程中, 发现或利用了人工物额外的功能和效用, 就是人工物的意外性功能的使用。人工物使用的不同的社会情境激发和赋予人工物不同功能的涌现, 特定的使用的社会情境给予人工物特定的可靠性和合法性。这?#27807;?#20154;工物处于与人类主体的一种交互作用的?#23548;?#27963;动中。在创新研究中的“使用者创新”和“用户创新”就是对使用者在人工物设计与使用过程中的重要性和主体性进行充分的挖掘和肯定。

  五、人工物生产与扩散的社会情境

  人工物的生产和扩散是其社会情境的另外两个内在相关的基本方面。如果人工物是自用之物, 其设计者和使用者自然是同一主体。但是一旦人工物不是自用之物, 其设计者和使用者则产生分离, 便形成人工物的结构设计与功能使用之间的沟通问题。这时, 只有通过常规性生产与扩散的产业化过程, 才能将个别的、偶然的和不自觉的人工物转变成为普遍的、必然的和自觉的人工物即社会化的人工物[19]。因此, 人工物的生产者与推广者的主体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视, 生产与扩散的社会情境是人工物研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近代产业革命促进了人工物大规模生产和社会性扩散的快速发展, 催生了时尚潮流、大众消费和大众文化的新型扩散路径。现代信息革命促进了人工物的智能化、新颖性、灵活性和个性化, 对人工物生产与扩散的方式带来了新的变革。并且, 这样的变革已经实质性地影响到人工物在社会网络中的理解与解释, 其认识方式、存在方式、流通方式、传播途径和评判标准都随之发生改变。离开了生产体系和扩散体系, 人工物的构造成形和流通过程无法得到阐释。

  生产者与生产情境之间的强?#19968;?#21160;影响并决定着人工物的生产过程。人为了生存和发展的需要, 结合自己的目的性需求, 能动地利用自然规律、将自然资源与社会资源进行有效组合而进行人工物生产活动[20]。人工物生产是人工物的信息和力量在社会生产世界的情境化, 是信息和力量在生产世界里的汇合、凝聚和转化过程。同时, 人工物的生产不仅涉及如?#25991;?#22815;将人工物制造出来的技术问题, 而且涉及如?#25991;?#22815;更加成本节省和质量更优的产业问题。生产的社会情境是生产能力和生产方式的即时性与历时性的场域。一?#20013;?#30340;生产工艺只有被人工物生产的社会情境体系所接纳和吸收才能转变为?#36136;?#30340;社会生产力。技术水平、工艺流程、人力素质、管理理念、组织制度以及政治经济环境等诸多情境变量相互作用, 共同构成人工物生产的社会情境。人工物生产通过不断引入社会情境的各种资源变量, 将人的劳动、技术知识、社会信息等凝聚在具体的人工物中。

  推广者与扩散情境之间的强?#19968;?#21160;影响并决定着人工物的扩散过程。人工物的扩散过程是要解决将生产好的人工物配置到世界市场并为其寻?#19994;?#26368;佳消费和使用主体的问题。人工物扩散是人工物的价值在社会生活世界的情境化, 是价值在社会生活体系的尺度化、合法化和?#36136;?#21270;的过程。人工物扩散是将人工物从生产的社会情境成功地转入到社会生活世界和社会价值规范体系的关键?#26041;? 主要体现为商?#30340;?#24335;的情境化、文化观念的情境化和价值标准的情境化。特定的社会情境以一定的?#38382;?#23450;义人工物的价值, 因而需要有特定的扩散方式来维护和实现。例如, 在意大利人们愿意用更高的经济价值或精力成本来获得与?#38376;?#21451;相处的时光, ?#20999;?#20559;向于促进感情交流和表达的人工物扩散模式则更易于?#27807;?#20154;们接受[21]。同时, 扩散媒介的进步本身也会塑造新的社会情境, 反过来促进人工物扩散模式的创新。数?#20013;唾教?#30340;兴起, 让社会联结变得更加便捷, 以互联网为基础新的社会情境改变了传统的广告投放和销售渠道模式, 加速了人工物的在线扩散速?#30465;?#31038;会媒介以网络?#25945;?#30340;方式在主流社区进行?#25918;?#25512;广中发挥积极作用, 巩固和维护民众对商标的?#39029;?#24230;, 为人工物的价值实现带来新的机会[22]。人工物的扩散是人工物与社会情境互动中再度社会建构的过程。显然, 再度的社会建构将导致新的经济体系[23], 导致新的人工物扩散的社会情境。

  人工物的设计、生产和扩散、使用, 如此周而?#35789;? 进而呈现出“人工物-人-社会情境”的生态共生演化。

  参考文献

  [1]王德伟.人工物引论[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2004:2.
  [2]KROES P, ANTHONIE M.The dual nature of technical artefacts[J].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06 (37) :1-4.
  [3]KROES P.Technological explanations:the relation between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technological objects[J].Society of philosophy and technology, 1998 (3) :18-34.
  [4]HOUKES W.Knowledge of artefact functions[J].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06 (37) :102-113.
  [5]HOUKES W, MEIJERS A.The ontology of artefacts:the hard problem[J].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06 (37) :118-131.
  [6]KRIST V.The functional bias of the dual nature of technical artefacts program[J].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11 (42) :190-197.
  [7]朱春艳, ?#36335;?语境论与技术哲学发展的当代特征[J].科学技术哲学研究, 2011 (2) :21-25.
  [8]KROES P, PETER-PAUL V.The moral status of technical artefacts[M].Dordrecht:Springer Science Business Media Press, 2014:5.
  [9]SCHUURBIERS D.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research practice[M].Deflt:TUD and TU/e Press, 2010.
  [10]王能能, 徐飞, 孙启贵.技术创新中的社会学习问题[J].自然辩证法通讯, 2011 (3) :76-81.
  [11]GEELS F W.From sectoral systems of innovation to socio-technical systems-insights about dynamics and change from sociology and institutional theory[J].Research policy, 2004, 33 (67) :897-920.
  [12]BETH P.Social context and artefact function[J].Studies in history and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06 (37) :37-41.
  [13]陈首珠, 刘宝杰, 夏保华.论“技术-伦理?#23548;?rdquo;在场的合法性:对荷兰学派技术哲学研究的一种思考[J].东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3 (1) :14-18.
  [14]CAEAYANNIS E, CAMPBELL D.Triple helix, quadruple helix and quintuple helix and how do knowledge, innovation and the environment relate to each other:a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trans-disciplinary analysi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social ecology[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al ecolog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10 (1) :41-69.
  [15]肖峰.论技术演变的进化特征及其视界互补[J].科学技术与辩证法, 2007 (6) :71-75.
  [16]乔瑞金, ?#21028;?#27494;, 刘晓东.技术设计:技术哲学研究的新论域[J].哲学动态, 2008 (8) :66-71.
  [17]米切姆, 霍尔布鲁克.理解技术设计[J].尹文娟, 译.东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3 (1) :1-8, 74.
  [18]?#36335;? 陈多闻.文明进步中的技术使用问题[J].中国社会科学, 2012 (2) :23-42.
  [19]曾国屏.唯物史观视野中的产业哲学[J].哲学研究, 2006 (8) :3-8.
  [20]曾国屏, 高亮华.产业哲学研究述评[J].哲学动态, 2006 (7) :18-23.
  [21]EMILIO C, LUCA S.Measuring the monetary value of social relations:a hedonic approach[J].Journal of behavioral and experimental economics, 2014 (50) :77-87.
  [22]MICHEL L, MOHAMMAD R H, MARIE-ODILE R, et al.The effects of social media based brand communities on brand community markers, value creation practices, brand trust and brand loyalty[J].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2 (28) :1755-1767.
  [23]王耀德.技术进化论史观与产业哲学若干问题探讨[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08 (6) :87-92.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写作QQ79211969
  • 发表QQ78303642
  • 服务电话18930620780
  • 售后电话18930493766
  • 邮箱[email protected]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20449;?/a>|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期刊发表 | 服务流程
白白寄恬媾夕頭